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其他
摘要

如果有一天,你走在大街上,人群中你看到一个特别喜欢类型的女生:第一秒,你就已经开始幻想着她成为女朋友后,你在朋友面前骄傲自信的样子;第二秒,你想象着和她手拉手逛街时,路人投来羡慕的眼光那种虚荣和满足;第三秒,你想到了婚礼现场站在司仪主持面前

如果有一天,你走在大街上,人群中你看到一个特别喜欢类型的女生:

第一秒,你就已经开始幻想着她成为女朋友后,你在朋友面前骄傲自信的样子;

第二秒,你想象着和她手拉手逛街时,路人投来羡慕的眼光那种虚荣和满足;

第三秒,你想到了婚礼现场站在司仪主持面前,互换婚戒后的两年,你在产房外焦急等待着儿子出生的场景。

这时,你与她擦肩而过,还沉浸在这三秒钟的幻想给你带来的幸福快感时。

突然,一个一瘸一拐的残疾人,迎面向你走来,在你和他眼神交叉的那0.1秒的瞬间,你发现他的眼睛还是个斗鸡眼(对眼)!接着,他路都走不利索的从你面前冲过。

你就眼睁睁看着他一瘸一拐、肩膀高低不平、上下耸动着,上前搭讪了你的“老婆”,并且成功收到了微信号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此时的你,会钦佩他的勇气?还是觉得受到了极大的屈辱?亦或是责怪他,瞬间把你的美梦从云端中拉回了现实,然后又踩入了十八层地狱?

也许,大多数人会觉得,现实生活中“斗鸡眼”、“瘸腿儿”这种条件如此之差,却又抢走你“老婆”的人一定是几乎不可能的存在。

然而,我却偏偏认识这样一位,把无数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人,他叫“夏程”。

两年前,他是这样的: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而后来,他变成了这个样子: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可能大家发现,照片中,除了身边多了一位漂亮的女生以外。他原先的“斗鸡眼”不见了。

难道是他在拍证件照的时候,故意对着镜头挤出了个“斗鸡眼”吗?

其实,他的眼睛是后来花大价钱做了手术,而这也只是他蜕变之路上的一小步。

初识

还记得那天是“蓉城线下”开课的前一天下午。

我在公司看到他,一个异于常人的背影;

一件明显不合身的乡村非主流T恤;

一件洗的花白起球、皱巴巴的黑色工装裤;

一双开了胶的运动球鞋、一个明显一高一低的肩膀和腿一长一短的站姿。

当我上前跟他打招呼时,他身体重心在左右摇摆中,蹒跚着转过身,然后齐刷刷的露出上下两排牙齿,向我投来了朴实的微笑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简单两分钟的交流,我就发现了他身上的一堆问题:

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自卑气质;

油腻腻的头发、腿脚不利索、弯腰驼背;

对视时的“斗鸡眼”让你不确定,他是在看你,还是在看旁人;

说话时音量像蚊子一样,夹着嗓子说话的同时,感觉嗓子眼有一口还没来得及咳出的浓痰。

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,“卧槽,这种困难户怎么搞啊?”,我心里是一万个问号。

七天“蓉城”到底能改变多少,谁也不敢打包票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那天,我加了他的微信,看着略带非主流气息的微信名称:“酷酷de男孩”,我不禁深深地陷入了沉思。

而当我打开他的探探个人主页时,我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探探名称:“坏坏de白萝卜”。

可是万万没想到,这个酷酷、坏坏、喜欢吃白萝卜的男生,后来竟然可以成为那期线下课的最佳明星学员。

出师不利

记得开课前,群里最活跃的就是他。

经常主动讨论一些问题:“遇到女生望尘莫及”“聊天又聊死了好多个”“被女生拒绝到崩溃”等等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果然正式开课第一天,夏程就明显跟不上节奏。

形象改造环节,由于常年走路姿势异常,造成了严重的脊柱侧弯和高低肩。

再加上多年的营养不良,导致肩膀太窄,撑不起衣服。

“这个太花哨了”、“这个不适合我”、“这个装饰太闪了”。

旧的穿搭习惯,让他面对新潮、帅气的衣服时,总会寻找各种拒绝的借口。

从小身体的残疾,也让他从不愿意在人前过多展现自己的体态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面对琳琅满目的衣服,他急的满头大汗,试都不敢试。

经过半个小时思想斗争,终于选到一件相对保守的衣服拿去了试衣间。

换好衣服出来,感觉差点意思。

夏程羞涩的站在镜子前,“气质”这个东西,在他含胸、驼背、目光呆滞间荡然无存。

找衣服、上身试,再找,再试。

整整三个小时,才帮他找到了两套还算满意的衣服,总算在形象上先过了第一关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在改变外形后,焕然一新的夏程,信心满满的走在春熙路人头攒动的街头。

一个背影很好看的女生,激起了夏程认识她的欲望,然后他朝着女生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然而,走向女生的途中,“勇气”带来的肾上腺素给了他向前的冲力。

而“自卑”与“一直被拒绝的记忆”,又让夏程在向前冲的每一步都在放大焦虑和紧张。

再加上腿脚不便,在半走半跑的步伐下,半分钟过去了,他连女生追都没追上。

只能眼睁睁看着女生,从春熙路红绿灯穿过,消失在太古里的人群中。

而夏程只能静静地,站在阻拦他的红灯前,望着远去的背影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成都之行的第一次搭讪,就这样没有结果,连女生正脸都没看到、开口讲话的机会都没有。

让原本刚刚建立起来的自信,瞬间冲散在春熙路的街头。

满满的期待与不甘心涌上心头,短暂的调整后,夏程再次鼓起勇气,向一对电梯旁的闺蜜走了过去,开口说道:

“嗨,我想……”

刚开口,女生就下意识的用胳膊夹了一下包,然后一边走一边警惕的回头望着他。

“嗨,我想…认识一下你,我刚才…”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夏程看到女生警惕的反应后,说话的音量在颤抖中变得越来越小。

女生知道他的来意后,不自觉的撇了一下嘴,翻了个白眼,敷衍的的说了句“不了不了”,然后夹着包,头也不回的加速往前走开了。

只留下他一个人,苦笑着挠了挠头,尴尬的看着女生远去的背影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想象总是很美好,可现实却很打脸。

原本鼓足勇气的夏程,在连续两次被拒绝后,信心受到极大打击。

渴望又恐惧的,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女生,迟迟不敢第三次出手。

春熙路的街头,夏程漫无目的的徘徊了一个多小时。

终于他硬着头皮又连续向三个女生打了招呼,然后,各走了一套,标准的失败搭讪流程:

开场——女生被吓到——女生逃离/翻白眼——搭讪失败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大多数正常女孩,生活中很少接触到残疾人。

所以当她走在街上,突然冲出来一个长着“斗鸡眼”、“ 腿脚不便”的残疾人上来说想加她微信,女生会条件反射的被吓到,进而产生抗拒和逃离。

所以对夏程来讲,加不加女生微信一点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让女生愿意停下来听他讲话,然后在礼貌的沟通中获得对方的认可,进而顺其自然的结交为新朋友。

搭讪对于夏程更多的意义,在于增加开口的勇气、提高主动的胆量、把握每一次面对面交谈的机会。

在这个思路下,夏程在导师的帮助下调整了搭讪的开场话术,并且倒背如流。

接着,在模拟练习中,又汇总了许多问题:

1:声音太小,底气不足。

2:眼神涣散,面无表情。

3:肢体僵硬,不自觉的动来动去。

4:站位太近,给女生太多压力。

5:过度紧张,不知道怎么回答女生的问题。

经过两个小时的模拟练习,夏程终于把每句话、每个字、每个表情、每个动作、每个场景都演练到了极致。

原本挫败感满满的夏程,眉头终于一点点舒展开来。

万事俱备,重新出发!

夏程一瘸一拐,重新来到春熙路街头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他看到一对非常可爱的小萝莉,然后礼貌大方的朝两个女生走了过去,面带微笑的开口说道:

“嗨,你好,很抱歉打扰到你,我有个问题可以跟你交流一下吗?”

这一次,夏程表现很好,很礼貌,也没有吓到女生,距离把握的也可以。

女生没有立马走开,而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夏程,想知道他要做什么。

“我想问一下,女生对于像我这样的残疾人,会不会比较反感?”

女生刚要回答,夏程继续说道:

“因为我从小受伤导致残疾,也因此变得比较内向不爱说话。今天看到你,就想大胆的通过这种方式来跟你打个招呼,锻炼一下自己,希望没有吓到你。”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夏程流利的讲完开场白后,女生的反应很好,并且很有礼貌的开始和他交谈。

这次,终于没有像之前那样遭到女生的嫌弃了。

三个人整整聊了五分钟,最后夏程还成功加了女生的微信号。

人生中第一次,成功的在大街上认识了一个陌生女孩,并且彼此平等、尊重的交流了几分钟。

夏程抑制不住的兴奋和开心,全部堆在了脸上。

接着他一鼓作气,两个小时内,和10个女生进行了交谈,从一开始的紧张不已,到后面的应答如流,最终,他加到了6个女生的微信号!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也就是从那一刻起,夏程“站”了起来,他发现自己可以从陌生人那里获得以往未曾有过的尊重。

终于感觉自己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和陌生人平等的交流。

也许这种通过搭讪被认可的喜悦,只有真正经历过被拒绝的人才能更深切的感同身受吧。

悲惨童年

1990年末的一个寒冬夜,在一个普通农村家庭中,诞下一名健康的男婴,他就是夏程。

虽然从小家境贫寒,可是他与同龄男孩一样,天性活泼、好动。

夏程四岁时,和小伙伴在放学回家路上嬉戏打闹,不小心在推搡中重重摔在硬石板上,缓了好久才回过神来。

从麻木中恢复知觉,然后跌跌撞撞回了家。当时父亲在地里忙农活,也不敢讲给父亲听。

后来过了几天,左脚越来越痛,由于家庭贫困,去不了大医院。

父亲背着他四处求医(民间医生),听说哪里好,就去哪里。久而久之,就养成了所谓的老残疾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腿脚残疾的夏程在六七岁时,又摔了一跤,这一摔又把左手摔得脱了臼。

后面几天,家里老人用土办法帮他把胳膊接了回去,可是却错过了最佳治疗期,至今,他左手在使大劲儿时,就会抖个不停,远远没有右手有劲儿。

左手、左脚的残疾,对于普通人来讲,本已是难以承受之痛。

而在左手脱臼的同一年,夏程由于一次迟迟降不下温的高烧,将原本正常的右眼,活生生烧成了斜视。

于是从那次高烧退去之后,右眼斜视的他,便成了一个别人眼中的“斗鸡眼”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可能很多人会思考,人生如果像电脑游戏一样,是一个打怪、升级、练号的过程。

那么“夏程”这个号,可能在他六七岁的时候,基本上感觉,就已经练废了。

如果是你,你还有勇气继续升级吗?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初一时,得到当地民政部门资助的他,终于有了一次手术治疗左脚残疾的机会。

术后医生告诉他,需要住院一个月和三年的长期恢复治疗。

于是,在青春期性格塑造最重要的三年,行动不便的夏程连上厕所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

因此每当渴望得到什么东西时,他都会告诉自己“我没有资格去享受这些”。

夏程每天都是在自卑、痛苦、周围同学异样的眼光和嘲讽中艰难度过。

初三毕业时,手术恢复的情况,也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。

原本小学成绩经常考满分的他,初中成绩却一落千丈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他每天思考最多的,就是如何远离人群,以及面对同学的嘲讽时,如何强颜欢笑。

涅槃重生

搭讪的成功,对于自我突破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

可是夏程几十年来养成的行为习惯,一时半会儿很难纠正过来,所以还需要下猛药来解决。

最明显的表现就是,他说话时声音会越来越小,夹着嗓子,直到完全听不清在讲什么。

非要别人提醒一下,他才会清清嗓子,重新把声音放大一点。

之所以会这样,是因为“多说多错,少说少错,不说不错”这个理念一直印在他的处世之道中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只有这样,他才能在以往的生活中,不被别人反感,从而逐渐被他人接纳和认可。

于是他给人的感觉就是毫无气场,能量极低。

可是,只有高能量,气场强的男生才更吸引女生。

所以对这样一个毫无能量状态的人,想要快速提升,只有对他进行负重训练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于是夏程跟我来到了成都当时最大的酒吧SPACE,从进入酒吧的第一刻,他就产生了逃离的冲动。

面对五彩斑斓的灯光,看着随音乐蹦蹦跳跳的男男女女,每个人都光鲜亮丽,而夏程只是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差到负分的残疾屌丝。

他惶恐的看着周围,只待了五分钟,我就感觉到他已经产生了极强的不适应,即将濒临崩溃!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我看着想要逃离的夏程,在他耳边大声说道:

“夜场,是一个能量极强的环境,它可以帮你很好的解放天性,达到提高能量的目的。

你要做的并不是抵触和对抗,而是尝试融入环境,通过外在肢体,带动内在情绪。”

说完,我带着他来到人最多的舞池,爬上了DJ台最前面、音响最炸裂的舞台上。

站在舞台最中间、最靠前的位置,面向酒吧所有的男男女女,带着他一点点蹦起了“野迪”这样一个厚脸皮的行为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此时,他的脆弱自卑与震耳的音响环境进行着前所未有的碰撞。

感性的思绪撕扯着他的大脑,想要让他快点逃离这个环境,而理性又在挣扎着告诉自己坚持、突破!

夏程在舞台上煎熬了半个多小时,就在他情绪濒临崩溃边缘的那一瞬间,时间仿佛静止。

一个声音从夏程心底涌出:

“我…再也不想…像以前那样…死一般的活着了!”

就在那一瞬间,紧闭多年的内心忽然打开了一扇窗,把埋藏在夏程心底几十年的愤怒顷刻间宣泄而出:

“去TM的不公平!去TM的自卑!!”

也就在那一刻,他彻底放开了自己,四肢自信而有力的随着节奏律动起来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看着他不再紧张拘束的肢体,我凑过身在他耳边说:

“喊出来吧!把你所有的不满和压抑,用你全身的力气都呐喊出来啊!!”

夏程高高的扬起头,紧闭双眼,深吸一口气,然后用尽胸膛和小腹的力气,把肺部的空气,通过声带狠狠地挤了出去!

“啊!~~~!~~~”

一声接着一声的呐喊,他把二十多年来,被人嘲讽看不起的委屈、痛苦、煎熬全部回忆了一遍,然后狠狠地把它们踩在脚下、如释重负!

我转头望着这一刻的夏程,他仰头紧闭着双眼,一边咆哮,一边泪流满面。

我摘下自己的墨镜,轻轻地搭在了他的鼻梁上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仿佛从那天起,一个全新的夏程,在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,重生了!

渐入佳境

在学会搭讪,又在夜场解放天性的夏程,每天晚上都拉着吉力导师去酒吧搭讪、蹦迪到深夜,然后每晚都会加到十几个女生的微信。

凌晨四五点才和吉力导师回到住的地方,最后两个人筋疲力尽,回到房间倒头就睡。

早上七点多,才睡了两三个小时的夏程就又爬了起来,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洗个冷水澡,然后端个小板凳,坐在睡梦中的吉力导师身旁,开始和女生聊天。

遇到不知道怎么回复的消息时,就把吉力导师摇醒,然后吉力导师就在半醒中,濒临崩溃的耐心指导夏程的聊天回复。

上课七天,天天如此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吉力导师每天早上最开心的事情,就是夏程出去和女生约会吃早饭、吃午饭,然后他可以好好地睡个懒觉,不被摇醒。

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是很多男生情感困惑的根本原因。

夏程每天通过搭讪认识十几个新朋友的同时,也没有忘记做线上社交APP的建设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在这个看脸的时代,照片好看与否,直接决定了女生对你的反应。

夏程以前给女生发消息,大多都是爱答不理。

而现在通过好看的照片,有好多女生主动找他聊天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随着搭讪和网上认识的女生越来越多,夏程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,就是跟新认识的女生聊天。

聊得越多,可以出来约会的女生就越多。

这在以往,是他从来都不敢去想象的事情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有一天,夏程跟我说:

“如果打电脑游戏,一个号练废了。那么完全可以重新练个新号,避开曾经遇到的坑,重新再战。可是人生只有一次机会,如果起跑线已经落后,那就只有付出超于常人更多的努力,才能勉强追上别人。”

可这一次,他不仅仅是追上别人,而是把同期的学员远远甩在了身后。

开挂模式

七天课程很快进入尾声,在最后两天的夜场社交大局上,每个兄弟都会把自己这几天新认识的女生约出来,大家一起喝酒、蹦迪、玩开心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大多数情况下,每个学员都可以约一两个女生出来。

多的可能会约三四个女生一起玩。

晚上19:30左右,有人在群里问了一句大家约女生的情况,此时夏程底气很足的第一个发言:“约了七八个女生”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而半个小时后,他又在群里说:“不知不觉约了十几个,都搞混了”。

搞得其他学员好生羡慕,在下面说道“别约太多啦,差不多就行了”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在去酒吧之前,还有女生要来找夏程吃饭,然后晚上一起过去玩。

其他学员知道后,在群里@我,也想让我带他们同样“起飞”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不到九点,又有女生给夏程发微信表白。

仿佛今晚的局就是为夏程一个人准备的一样,他通过自己的努力,终于从一个边缘人,变成了今夜的主角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那一晚,我记得很清楚,群里最活跃的就是他,因为不停地有女生来找他玩。

凌晨03:39分,还有女生要来找他;

凌晨04:28分,卡座里还有两个女生要等他一起吃宵夜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直到凌晨5点,酒吧都快打烊了,却还有女生来找他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七天时间,夏程终于通过搭讪,重新找回了自信与认可;

通过聊天,学会了和女生正常的交流;

通过约会,提升了与女生深度沟通的能力;

通过夜场,彻底解放天性,提高能量和自信。

曾经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在七天无数次崩溃与重振旗鼓后,终于变成了令人仰视的社交达人、雄性领袖。

后续

蓉城结束一个月后的某天,夏程突然给我发消息,说有个女生用她的照片发了朋友圈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兴奋地跟我分享他和女生的故事了。

每次听到他的好消息,我都比自己找到真爱还要开心。

被人瞧不起的残疾屌丝,如何化身行走的春药?

这条发自凌晨2点08分的状态,出自一个女生,在自己朋友圈有感而发。

照片中的男生,就是夏程,一个曾经的残疾屌丝。

一个月前,他不远千里来到成都。

还记得那天,他蹒跚着转过身,油腻腻的头发、弯腰驼背;

斗鸡眼让你不确定,他是在看你,还是在看旁人;

说话时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,夹着嗓子说话的同时,嗓子眼感觉有一口还没来得及咳出的浓痰。

那天,我望着他,皱起了眉头。

而现在,我却对他新的生活,充满了好奇。

END

 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